看啦又看小说网(吉林快3开奖 www.gk1n9.cn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九十八章

    防盗,你的购买比例不足50%哦亲爱的!买够即可?。ū刃摹 ∶还叵?没关系的,她已经成功逃走了,这个世界是天麒麟所在的世界,只要潜伏起来抓住机会,一定可以……

    “呀,这可是真是,偶遇呢?”

    一道男声突然从高木玲身后响起,让她顿时一惊,赶忙转头看去。(www.k6uk.com)

    随后被那人带笑的眸子摄去了心神。

    一身与发丝同色的狩衣,金色的流苏缀于其上,容貌恍然从画卷中走出的仙人,处于这个幽暗的巷子中却更加摄魂夺魄。

    “三日月,宗近?”

    高木玲恍惚的向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啊啊,这把刀,这把美丽的刀,她一直都渴望着。

    三日月宗近只是平静的与她对视,被那双眸子注视着的时候,就会产生自己是被温柔呵护着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高木玲走近了美丽的付丧神,手几近贪婪的抚上他的脸。

    三日月宗近站在原地,哪怕高木玲都快要抱上来了,也没有躲闪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一不小心就迷路了呢?!?br />
    高木玲的手却是一顿。

    虽然在战场上有几率捡到流落的刀,但那些刀如果没有审神者提供灵力,是不会化为人形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眼前的三日月宗近,是有主人的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看到三日月宗近的狂喜中回过神来,她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有些扭曲,随后又勾起了勉强的笑。

    “迷路了啊,那就跟我走吧?!备吣玖岬氖肿ソ袅烁渡ド竦囊路?。

    “我是审神者啊,我会给你灵力的,所以跟我走吧?!?br />
    她想要这把刀,在鹤丸国永背叛了她之后,这几乎变为了执念。

    有主人也没关系,抢过来就可以了,可只要三日月宗近肯跟自己走,她也不会这么粗暴……

    可眼前的付丧神只是微笑着,高木玲说话的声音便慢慢小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吗,你也,不愿奉我为主,我有哪里比不上你的主人,我什么都可以给你,为什么……”她咬着唇,甚至咬出了血。

    下一刻她猛的将脸靠近三日月宗近,可对方却微微侧过头,她只在付丧神美丽的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高木玲似乎是没想到他会侧头,顿时气的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躲开是吧,你躲开是吧,可那是没用的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三日月宗近的脖子上便多出了一个黑色的项圈,项圈上连着锁链,锁链的一头则被高木玲握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三日月宗近的脸上这才多了些许意外之色。

    高木玲手里紧紧的握着那条锁链,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是我的东西了!不管你有多么不情愿,也由不得你??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是吗?!比赵伦诮醋叛矍暗淖纯?,却依旧微笑着?!罢?,也是你的法术之一吗,的确,对主君不利?!?br />
    ……也?

    高木玲有些困惑于他的话语。

    随后她的眼睛因为惊愕而瞪大。

    只见付丧神抬起手,直接握住了身前的锁链,然后微微用力,锁链居然就这么直接被他掐断了,像是纸一般脆弱。

    锁链断成两半,一半被高木玲握在手里,一半则垂在了三日月宗近的身前。

    高木玲震惊的倒退好几步,嘴巴张大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可能,这个术明明已经锁住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可能是承载力不够好吧?!比赵伦诮底?,下一刻高木玲手中的那半截锁链忽地融化,掉在地上化为了像是黑泥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到底是承载了什么呢。

    高木玲一点也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三日月宗近?”

    付丧神问道,然后手腕一翻,一截碎片便浮现在了他的手心上方。

    那是刀的碎片,看起来残破不堪,沿着刀纹排列的半月形花纹隐约可见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三日月宗近噢?!?br />
    高木玲的心跳开始加速,她有了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她看着三日月宗近身边萦绕着的黑气,瞳孔紧缩。这些类似的黑气,她之前在鹤丸国永身上也看到过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!”

    这把三日月宗近,根本就是天麒麟身边的那一把!

    “嗯,不要吗?”三日月宗近像是有些苦恼,那片碎片便又消散在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“那么,这些如何?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语气,反而显得是高木玲任性,而他则是包容着对方。

    三日月宗近一挥衣袖,无数相同的刀便从空中出现,悬浮在了高木玲身边。

    “这些,全都是三日月宗近,你想要哪一把?”

    那些刀剑,刀身修长且优美,除了相同的形状之外,便是围绕在周身的浓郁黑气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……??!”高木玲摇着头,一步步往后退。

    她此时的心中充满了恐惧,之前鹤丸国永差点就杀了她,眼前的三日月宗近同样作为天麒麟的刀,自然不会让她好过。

    那些刀剑霎时又如雾一般消散了,只剩下站在原地的付丧神。

    他的身形依旧美丽,他的姿态依旧优雅,如天上明月。

    被月光温柔照耀着的感觉,终究只是错觉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,为什么喜欢我呢,为什么想要三日月宗近呢?!?br />
    付丧神开口,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这副让人心花怒放的人类外表?因为他天下五剑的名号?”

    明明付丧神只是站在那里,没有散发分毫杀气,哪怕他的唇角带笑,一与那双平静的眸子对视,高木玲就腿下一软,跌坐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可是很可惜,我并不是你想要的那把三日月宗近,这把刀,已经有了愿为之奉上一切的主君,这把刀爱着他的主君,即便是碎掉,每一片残骸,每一个灵子,都会将这件事铭记?!?br />
    三日月宗近抬手,抹去了脸上的血痕。

    “构成此身所有的一切,都是为了使得他欢心,讨得他的喜爱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哈,是呢,要说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如同平安贵族一般的付丧神眼眸微弯,抬起袖子微微掩住唇角,如此美丽,吐出的话语却如此残酷。

    “你与他相比,不值一提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月宗近回到庭院里的时候,关翊常一个人坐在庭院的廊下看月亮。

    看到三日月宗近的时候,他明显愣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他被对方脖子上的项圈跟锁链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冷静,三日月,你跟龟甲不是一路人,不要想不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个吗?”

    三日月宗近拉起垂在身前的锁链,然后忽的拉起了关翊常的手,将锁链放在了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嗯嗯,这个就是被束缚的感觉吗,不错不错,难怪龟甲殿热衷于此?!?br />
    关翊常直接就被吓懵了。

    美人在月下于自己面前微笑,明明是如此优雅端庄的姿态,脖子上却多了与此毫不相符的项圈与锁链,明明应该是突兀的东西,反而多出了诱人的意味。

    关翊常突然有了一种冲动。

    这种冲动促使着他握紧了手中的锁链,往自己的方向用力一拉。

    三日月宗近顿时便被锁链拉着被迫前行了几步,踉跄着跪倒在了关翊常身前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想不到,主君意外的喜欢这个?”

    他丝毫不恼,反而是略显愉悦。

    “触摸可以哦,无论是粗暴或者是温柔,只要是主君的话,什么都可以哦?!?br />
    许久之前,有人对他提出了一个任性的要求。

    那人说,想要月亮。

    他如现在这般微笑着,将脸凑近了那人,额头相贴,凝视着那人的眸子。

    看到了吗?他问道,然后拉起那人的手让对方抚在了自己脸上。

    月亮,早就已经是你的了。

    “可要抓紧了,主君?!?br />
    三日月宗近说,眸子里的新月熠熠生辉,仿佛比空中的月亮还要耀眼。

    “三日月宗近,属于您,一直?!?br />
    要是被他看见了,肯定会拿出一些破廉耻的道具,然后满怀期待的让自己在他身上使用吧。

    毕竟是了不得的抖m,除此之外,主控程度与长谷部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我好像听见了很大的声音……”

    关翊常走到客厅,发现压切长谷部的表情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“抱歉,是吵到您了吗?”他十分自责的说。

    关翊常一看他这副样子就放弃问他了,转而看向药研藤四郎。

    “嗯,又有人找上门了,看样子,跟之前的人好像是一样的来意?!彼雌鹄此剖怯行┪弈??!案耙谎?,我们没有放她进门,然后就在门口大吵?!?br />
    又有人来找他?还貌似跟林鹊一个来意?

    “怎么样,主君?需要赶走她吗?”

    “不,等等?!?br />
    关翊常眯起眼睛,看向门口的方向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每次在经历那种记忆断片一样的事情之后,他的感觉都会敏锐许多。

    比如现在,他就感觉到有自己的刀在附近。

    而且是两把。

    不,不是附近,是非常近,要说的话……

    就在门口。

    又是带着刀又是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……不会又是找他除鬼的吧。

    然而很不幸,对方的来意正是这个,似乎谁从林鹊那里听到自己的消息的。

    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妇人跟少女,关翊常觉得自己脸上的微笑有些维持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怎么说,因为对方实在是太趾高气昂了,让他极其不爽。

    要不是在开门之前再三吩咐刀剑付丧神们不能因为冲动拔刀,这会儿她们已经被付丧神们用刀顶着脖子了。

    可即使是吩咐了,站在他身后的付丧神们身边的气压也在变得一低再低,都快要不能忍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要让我现在就帮你除鬼?”

    你当鬼是什么啊说除就除,你说除他就除,这岂不是显得他很没有面子。

    “对,既然是阴阳师的话,这种事是可以办到的吧?!?br />
    妇人漫不经心的说着。

    她的气色很好,身上的首饰看起来价格不菲,身份应该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而坐在她身边的少女却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,脸色苍白,嘴唇发青。

    关翊??戳松倥换岫?,发现少女的身体表面浮现着灰色的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……这是,咒?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在除鬼之前,我需要了解一些相关的情况,毕竟不同的鬼也是有不同的除法不是么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真麻烦,总之快点,我赶时间?!备救艘涣车牟荒头?,然后用力推了一把少女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不是说你遇到鬼了吗,说啊?!?br />
    少女瑟缩了一下,浑身有些颤抖,在妇人再三的催促下,这才哆哆嗦嗦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,我五天前,跟着同学去了,去了一间有名的鬼屋试胆……然后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直重复着,却再也说不出下文,接着崩溃的大喊出声:“她们都死了??!都死了??!我是最后一个??!我见过她,还有那个小孩子,要来杀我了??!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有做?。?!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?。?!我还不想死……”

    她大哭着,妇人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,转过头问关翊常:“就是这样,这样就可以了吧,可以开始除鬼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,说是除鬼,这不是鬼上身的情况,也不能除啊?!?br />
    “那到底要怎么样?”妇人看了看腕上的手表,“我快没有时间了,你看着办吧,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想了解,赶紧解决!”

    “我从林鹊那里听过了,你要的报酬是刀对吧,我给你,两把,这样就可以了吧?!?br />
    她将被布裹着的刀往桌子上一扔,吓的关翊常赶紧心疼的接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刚想怒骂过去,却又想起对方根本不知道这些刀对自己的重要性,如果骂过去了也是自己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关翊常将气忍下去,略带怜悯的看了那名少女一眼。

    这也是个苦孩子啊。

    他拉过依旧在哭泣的少女的手,指尖在对方的手背上画了个符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可以了,你已经安全了?!?br />
    “哦,可以了是吧?!备救硕偈闭酒鹕砝?,拉起少女就要走。

    关翊常便知道对方根本不在乎自己到底是不是真正的阴阳师,也不相信少女的话,可能她只是不堪少女的哭诉,才带着对方来自己这里。

    之所以来他这里,可能是因为听了林鹊的话,觉得他能让少女闭嘴。来到他这里对少女来说是救回了一条命,如果妇人带她去找的是普通的骗子,那她很快便会死了

    虽然与妇人对话很气,但好歹她给自己送了两把刀。

    望着她拉着少女离开的背影,关翊常摩挲了一下指尖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那个少女身上的咒,怨气不是一般的大,留下它的肯定是强大的怨灵,害的人命也不少。

    所以说没事不要去鬼屋作死啊,留在家学习不好吗。

    ……学习。

    学习??噢,他又把学校的事情忘了??!

    关翊常顿时连收回的刀都不召唤了,直接放在一边打算回来再慢慢来。

    而让他喜极而泣的是,这回他终于能够正??帕?。

    药研藤四郎在别的刀羡恨的眼神下回到了本体里,被关翊常带在了身边。

    走在上学的路上,关翊常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,他甚至专门穿上了大学里发下来的从来没有人穿的校服。

    可后来,他脸上的微笑便定格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他确定自己没有走错路,时间也是正好十五分钟。

    不对,他是个大学狗,为什么他原来大学的地址上,会出现一所高中?

    为什么身边这些结伴走进校门的少年少女,会跟穿着跟他一样的校服?

    什么?原来他还是没能正确开门吗??

    “哟,早上好,干什么,站在校门口发愣呢?要迟到了噢?!北澈笸蝗槐蝗伺牧艘幌?,关翊常转头,便看见了王小明。

    他似乎是有些疑惑,伸出手在关翊常眼前挥了挥。

    “说你呢,还在神游?回魂啦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为什么你会在这里??”关翊常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哈,什么意思,我不在这里还能在哪里?!蓖跣∶饕涣巢镆?,“你今天怎么怪怪的,赶紧走啦,今天不是开学么?”
  • 李贻伟当选惠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刘吉当选市长 2018-12-18
  • 唯心主义怎么和潜意识扯到一块堆了,莫名其妙。潜意思又叫条件反射,中国文化何处去啊 2018-07-13
  • 长治市民今后办理出入境业务可享受“一网通 一次办” 2018-07-13
  • 新闻观察:救援船引风波  欧盟难民政策遇难题  2018-07-12
  • 全球第三台“华龙一号”穹顶吊装成功 2018-07-12
  • 红萝卜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8-07-11
  • 如何制作、存储腌腊肉?闻着有“哈喇味”就千万别吃了 2018-07-11
  • 全世界人民都要顺应人类社会发展规律,不断扩大社会财富公有制的范围,不断缩小社会财富私有制的范围,以便最终消灭社会财富私有制,建立共产主义社会财富公有制。 2018-07-10
  • 法制日报:以人民为中心不应只挂在墙上 2018-07-09
  • 201家企业(单位)存在环境问题 2018-07-08
  • 市民举报垃圾短信被拉黑 12321:服务提供商违规操作 2018-07-07
  • 护发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8-07-07
  • 异类非人思维。如一尼安德特人从2万年前发出的声音。 2018-07-06
  • 与新一季敞篷版MINI约会 最初的爱未改变 2018-07-06
  • 图片影像--北京频道--人民网 2018-07-05
  • 886| 702| 108| 844| 183| 414| 140| 282| 740| 136|